第二百零一章 全文大结局(1/2)

加入书签

  也不知道现在是好还是不好,廖铭扬虽然心里膈应有气,也不再什么,因为乔冉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,如果不是遇到楼下的雨棚的缓冲,加上在下落的时候后背划过尖锐的铁钩,或许真的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。◢随*梦*小◢说suing1a

  三天后。

  阳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煦,只是今天有些绵绵的细雨,太阳雨, 将病房里的光线映衬的不算那么光亮。

  刚有医生过来给乔冉做了一系列的检查,只是背后的伤口太过大,有些地方已经经过手术缝合了起来,每天都需要换药,这三天来,所有的一切都是廖晋尧亲力亲为,甚至公司出现什么紧急的事情也都在病房里办公的,以至于此刻男人双眼都布满了红血丝,就算困倦也只是在沙发上栖几分钟。

  纤长的睫毛阖动几下,床上女人睁开了眸子,入目的就是明晃晃的雪白的天花板,神思有片刻的恍惚,乔冉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的梦,艰涩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唇瓣,想到自己昏迷前出现那一片令人心悸的猩红,心里五味陈杂。

  太极端了。

  安静的病房里唯有仪器的滴滴声,抬手将脸上的氧气罩拿下,动作扯到背后的伤口,秀眉忍不住皱了皱,扭头环视了一圈病房,目光定定的落在靠在沙发上的男人,此刻他双眸紧闭,似乎是睡觉了。

  凌乱的黑发,带着邹皱的衬衫,张开嘴试图喊一声,嗓子异常的难受,她只听到自己的嗓音沙哑干涩,“晋尧。”

  原本几天 加起来睡都没有一个时的男人,原本睡的就不踏实,隐隐绰绰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虽然很轻但是他还是睁开了眼睛,第一件事情就是向病床上的女人看过去。

  当视线对上女人黑白分明清凉的眸子的时候,廖晋尧有些不敢置信,原本困倦的身心像打了鸡血一样坐了起来。

  张了张嘴良久才反应过来,声音同样沙哑,“冉冉,冉冉,你醒了。”话的时候人已经迈着大步走了过去。

  看着她还是病态的脸f★f★f★f★,⌒$蛋,低沉问道,“要不要喝水?”

  她一边着一边倒了一杯温水过来,将她扶起来,似乎担忧她后背上的伤口,将一张软枕头搁置在她的后背上,动作心翼翼带着不出的轻柔细致,杯壁贴上女人没有血色的唇瓣,看着她一杯水喝完。

  男人眸子盯着她脸看,“还要吗?”

  轻轻的摇了摇头,唇瓣撤出一抹弧度,“不用了。”对上男人满是红血丝的黑眸,还有布满青色胡茬的下颚,一时有些心疼。

  或许自己发生的事情真的吓坏了他,就算是给她喂着水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男人手掌轻微的颤抖,在她记忆力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干净整洁,仪表堂堂,有些洁癖的。

  她自己何尝不是吓了的魂飞魄散?

  当风掠过她的耳畔,带动着她的发丝,她想自己或许真的会这样死去,好在上天还算眷顾她。

  乔冉目光温柔,抬手慢慢的摸上男人的脸颊,在他的侧脸上轻轻的摩挲着,“晋尧……”

  男人的手指抵在她柔软的唇瓣上,“你现在刚醒,少话。”

  将床头的铃声按响,原本今天的检查才刚结束,铃声又是一响,以为出了什么状况,很快的就有医生疾步而来。

  见里面的人没事才松了一口气医生给他做了检查,又闻了一些问题,确定无大碍才离开。

  接到乔冉醒来的消息,所有人又是一阵忙碌。

  乔冉看着床边的一张张亲切的面孔,脸上带着浅笑,那是温暖和感怀,乔铭扬,白梅,秦倩,廖圣嵘,廖长博都站在床边。

  自从跟乔冉出事,秦倩每天都让厨房炖着汤膳,所以听到乔冉已经醒过来的时候就让佣人打包了一份带了过来。

  将手里的保温盒放在一侧的床头柜上,转头亲切和蔼的问道,“冉冉,饿不饿?妈给你煮了一些鸡汤过来。”

  白梅冷着一张脸,“冉冉,别乱喊。”又面向站在身旁的廖家三个人道,“现在冉冉醒了,也没有你们廖家什么事情了,我看你们还是请回吧。”

  要不是顾忌着女儿躺在床上,廖晋尧又不肯离开,怕吵到她休息,白梅真想亲自拖他离开。

  又怎么可能任由他在这里这么多天?

  这话一,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尴尬,廖家人脸上都有些难看的窘迫,想来廖老爷子在川城一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别人看到他都会给他薄脸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讲话里的意思摆在表面,赶他们走。

  乔铭扬面上没有表情,也没有阻止自己老婆的话。

  乔冉咬了咬唇,看自己母亲话都这么坚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,白梅平日里都宠着她,就算她做的太过了,也从来不会些什么,她还是第一见自己母亲这样的语气。

  也知道这次是真的吓坏了他们,谁也经受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大起大落。

  低声唤道,“妈,你别这样”

  白梅剜了她一眼,示意她不要话,她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都这个时候还胳膊肘往外拐呢?

365bet官方博客  “现在你们既然都在,我也把话明白了,我们家冉冉自从跟廖晋尧结婚后,一直处于危险的处境,你啊好好的孩子,我们含在嘴里捧在手心里的,一会昏迷失忆,一会生死不明,现在又是差死了,我是不赞同他们在一起,法律规定分居两年就可以视同离婚,更何况三年,我看抽个时间就去办了。”

  省的他们还要担惊受怕。

  “亲家母,话可不能这么,你也知道当初那完全就不是我们晋尧的错,虽然我们晋尧对不起冉冉,但是他也不是不难过的,再两个孩子感情很好,完全没有不合,现在又有了两个孩子,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”

  秦倩扯着笑看着白梅,试图能够沟通沟通,毕竟两家这么多年交情了,她自然也知道白梅是个什么样子的人,什么性情。

  话虽这样,提到两个孩子,白梅有些犹豫,但还是话语坚决,“孩子我们乔家又不是养不起,更何况是冉冉一直在带,他尽过做父亲的责任?”

  所有的理都没有,秦倩有些尴尬,但是面上还挂着笑向自己的老公投去求助的光芒。

  廖长博早早就退出了商场,一直都过着游云野鹤的生活,接收到自家老婆的眼神,干咳了一声,“亲家妈,您看为了两个孩子,咱们能不能都退让一步?孩子

章节目录